分享到:

“辱母殺人案”當事人於歡出獄 於歡:後悔觸犯法律

“辱母殺人案”當事人於歡出獄 於歡:後悔觸犯法律

2020年11月20日 00:30 來源: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“殺死辱母者案”當事人於歡減刑出獄
  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,二審認定防衞過當判處5年有期徒刑;於歡:後悔觸犯法律,代價很大

  11月18日,新京報記者獲悉,“辱母殺人案”當事人於歡已減刑出獄。

  11月18日下午,於歡代理律師殷清利及於歡家人告訴新京報記者,於歡已減刑、提前出獄回家。

  新京報此前報道,2016年4月14日,山東聊城冠縣女企業家蘇銀霞及其兒子於歡被催債隊伍騷擾,催債者辱罵、侮辱蘇銀霞,於歡目睹其母受辱後使用一把水果刀亂捅,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債人員受傷,之後,杜志浩因未及時就醫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  2017年2月17日,山東省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於歡無期徒刑,後於歡提出上訴。2017年5月27日,該案二審公開開庭審理,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定於歡屬防衞過當,構成故意傷害罪,判處於歡有期徒刑5年。

  2020年11月18日上午,在獄中度過1678日的於歡回到自己位於山東聊城的家。

  昨日下午,新京報記者對話於歡。

  後悔觸犯了法律

  新京報:什麼時候到家的?

  於歡:18日上午開庭,當庭宣判釋放,當天上午11點左右到家。

  新京報:怎麼看四年前自己的舉動?

  於歡:現在看當時的話,感覺當時有點衝動,自己的行為帶來了傷亡,給被害人和他的家庭帶來了痛苦,無法彌補。後悔觸犯了法律,代價很大。對我媽媽那邊,我只求她不怪我就行了。

  新京報:事情經媒體報道後引起全國關注,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事情有這麼大關注度的?

  於歡:律師來看守所會見的時候和我提了媒體和網友的關注,我感覺,應該不會吧,有點不相信。

  新京報:對於吳學佔涉黑團伙、對那些催債人你怎麼看?

  於歡:這幾年國家掃黑除惡力度很大,一個人如果一直做違法的事,肯定不能長久。但雖然説他們有過錯,我的做法還是有點重,帶來了那麼大傷害。

  新京報:對自己由無期徒刑改判為五年有期徒刑,有什麼看法?

  於歡:判無期的時候真的心如死灰,改判到五年,是個巨大改變,我可以在年輕的時候回到家,為家做貢獻。謝謝黨和國家的政策,也謝謝媒體的報道和廣大網友持續的關注,如果沒有你們,我可能沒法坐在這裏説這些話。

  感謝法律的健全

  新京報:在獄裏生活狀態怎麼樣?

  於歡:也休息也勞動,總體很充實。想家人,也想盡快恢復自由,渴望無拘無束的生活。

  我在監獄裏表現還算優秀,原本2021年4月14日刑滿,減了4個多月的刑期。

  新京報:在監獄裏給家人寫了很多信?

  於歡:對,當時只能通過信件和家裏人聊天。

  新京報:有沒有想過自己出來後要做什麼?

  於歡:跟家人表示感謝。

  新京報:在監獄裏喜歡看小説?

  於歡:讀了阿耐的小説《大江大河》,我感覺讀小説的時候可以把自己帶入另一個環境和視角,暫時忘記自己在監獄裏失去自由的身份,放飛自我。

  新京報:聽説在獄中還考了營養資格師證書?

  於歡:對,過幾天給母親嘗試搭配一下食物。因為我失去自由前剛踏入社會,很多東西都不懂,這次也想盡快多學一點東西,給家庭和個人做出一點貢獻。

  新京報:回家後有什麼計劃?

  於歡:剛回家我對很多事情都不瞭解,想先熟悉熟悉,適應適應環境,再根據自己的情況作出決定。暫時也不急着工作,馬上也要過年了嘛。

  新京報:有感覺到社會的變化嗎?

  於歡:變化很大,縣城裏的高樓變多了,車流量變大,和我之前認識的縣城有很大的變化,感覺城鎮化進程加快了。生活中的話,以前,雖然有智能手機和微信,我用現金比較多,現在買菜都是支付寶、微信付款,看到後我還是覺得挺好的,我也想盡快熟悉適應環境,熟悉信息社會。

  新京報:有沒有什麼想對大家説的?

  於歡:感謝國家、政府和法律的健全,如果沒有作出五年的判決,也不會有今天我坐在這裏來感謝媒體朋友和網友。以後我想盡自己努力傳播正能量,為社會做出貢獻。

  新京報記者 彭衝

【菜烏集運】